大河艺术网   大河美术网   大河收藏   大河艺术家   加入大河艺术家    

二级页面广告条
美术快讯
◇ 【悼念】著名书法家、河南省书协副主席谢国启先生逝世 享年55岁 ◇ 中国美协关于监督第十三届全国美术展览作品抄袭侵权行为的公告 ◇ “伯年国艺”全国写意花鸟画展初评结果
 当前位置:大河艺术网 > 艺家之言 >正文

陆永安:山水为境 “归去来”

来源:大河艺术网  |  2016-10-19 11:29:12  |  选择字号:[ (大) (中) (小) ]

陆永安作品

张舒娜/文

多年前,关注著名旅法画家陆永安老师,是从他的作品开始。

宏阔辽远的宇宙,亘古绵延,迢迢河汉,茫茫空间,有一种逼近你的时空感;一片质感而绚烂的色彩世界,安然静谧,又喧嚣澎湃,光与影,点燃和触动着深层观感;犹如一曲梦幻般激昂雄浑的交响乐,宏大的叙事架构,多重交突的人文意境,冥冥中深情而浪漫,起伏而悠远……这是他的系列作品《无题》。

不仅如此,画作中还能“看得到”许多人:张大千的泼墨写意、李可染的氤氲成景、刘海粟的清冷桀骜、赵无极的韵味无极……更有着梵高激昂热烈的色彩、塞尚恣意铺陈的线条、毕加索冷静空灵的想象、莫奈清新隽永的格调……

他的创作情怀来自东方,他的色彩情调来自西方,中西合成,经典绝妙,独一无二。

2016年11月2日至11月13日,中国国家博物馆将举办《东去西来——陆永安绘画展》,这是陆永安先生的世界巡展首站。

出身世家,师承名望,陆永安自幼便得以与国内顶级的艺术大师们交相往来,深得南北各派艺术精华的滋养;而立之年,胸怀“将中国的水墨画表现得更现代”的梦想,远赴巴黎;成名后,选择隐居作画,潜心研究中西艺术融合之法。而今,花甲之年的陆永安早已是高超的色彩艺术大师,享誉欧洲。

“人生时光真的宝贵,经历与旅程让作品得到了更好的沉淀,我觉得是时候该给自己,给我的前辈们交上一份答卷了。”他重新回归,并再次出发。以中国为首站,他将开启自己作品的世界巡展。

“云无心以出岫,鸟倦飞而知还。”这是东晋诗人陶渊明的《归去来兮辞》,更是旅法30余年的画家陆永安的人生写照。中国奠定了他艺术的基石和作为一个艺术家的心境品格,法国赋予了他的绚烂色彩,激发他更广阔自由的想象空间,他从中国走向法国,又从法国回归中国。

归去来兮,山水为境,油彩铺陈,只待绽放。

陆永安作品

自然而必然的艺术道路

陆永安的水墨或油画作品,无论有如何丰饶多彩的空间世界,都绕不开中国画的诗意、哲理与禅宗思想,他的艺术思想深深烙着中国传统文化的印迹。他连同他的作品是中国的,也法国的,是东方的,也是西方的,终将是这个世界的。

“今天,我特别怀念我的山水画老师们,其中有上海的陆俨少、北京的李可染、金陵的钱松岩、岭南的关山月;还有刘海粟、林风眠、颜文梁、李咏森,是他们最初让我明白了水墨、水粉、油彩和水彩不同的绘画表现形式和技巧。”

陆永安是幸运,这种幸运实不多见。他感谢的这些人,皆为中国绘画史上可圈可点的大师级人物,亦或是影响着中国近代绘画史的大家。

陆永安出生于上海书香门第,其父陆本勉学化学出身,是中国研究合成化学纤维的元老级人物。理工科出身的陆本勉却是个收藏家,这让他在艺术品鉴方面非常有眼光,有很多画家朋友,更热衷于让孩子跟着他们一起学习。家里是文人聚集交流之地,像颜文梁、刘海粟、吴作人、陆俨少等等都是陆家常客,聊天、吟诗、作画、写字,使陆永安从小对中国传统文化和艺术颇感兴趣。良好的家学和艺术熏陶,他的艺术之路自然而必然。

“因为父亲的影响,我从小就经常去博物馆、看私家收藏,日积月累,中国的文化史、绘画史是怎样发展演变的,我很早就有一个自己的艺术理论体系。我也很幸运,从小就跟刘海粟学水墨,跟林风眠学水粉,跟颜文梁学油画,跟李咏森学水彩,长大了才知道他们是中国近代很厉害的一批画家。”

对陆永安的艺术之路影响深远的还有他的干爹沈子丞,是沪上知名画家,他对中国绘画史、文人画都很有研究。解放前,沈子丞曾经是商务印书馆的主编,解放后,他曾经担任中共一大纪念馆的副馆长,“工作之余,他喜欢画画,我从小就能画完整本的《介子园),他看我有绘画潜能,就经常引导我,他喜欢跟我讲很多关于艺术方面的事情,也把我推荐给他的那些画家朋友。” 陆永安有磁性的声音略带上海话。给你娓娓道来。

陆永安说,他到了十五、六岁,沈先生看他绘画的基本功很棒,就跟其父亲商量,说永安这孩子,将来还不能让他去“炒大锅菜”。所谓的“大锅菜”就是去上正规美院有统一的教育大纲的地方。要走出去,多看、多悟,找到自己的东西,还要从身边往来的大师身上学习。关良为什么京剧人物这样画?朱屺瞻的水墨为什么如此美?沈子丞虽然鼓励陆永安跟着更多画家老师们学习,但是也时刻提醒他不要失去自己的艺术风格,亦不能贬低或者排斥任何一种艺术形式。

“你年龄小,现在不需要定型,所以不用刻意去拜任何一个老师,因为这样你可能会排斥很多外界的东西,而且永远都不可能超越自己的老师。齐白石的学生许麟庐、李苦禅、陈大羽哪一个能够画出来齐白石的‘大气’境界?你如果在上海跟了陆俨少,跑到北京再去看李可染,作品没有自己的东西出来,你也会很别扭。要学习很多老师,博学众长,去寻找自己的东西。”陆永安回忆起干爹沈子丞告诫过他的话,“所以,我走了一条非常‘大’的路,吸收了更好更多艺术营养,这使得我养成一种不断超越自己的习惯,且可以从自己的作品中跳出来,以一个鉴赏者的角度去观察自己的作品,不断地进步。”

家人的影响,自身的积淀,老师们的加持,让这位从小就浸染在艺术河流中的少年,坚定着自己未来的艺术之梦。

青出于蓝,而不囿于“蓝”。即使最终拥有众多光环,陆永安也一直很清醒自己的位置,不断地去寻找、突破自己。

“绘画,最重要的是‘眼高’、‘心高’,接下来才可能会‘手高’,一幅好的画作,是作者的心力和境界。”陆永安说,这可能是最难学到的,这才是自己的东西。所以他几十年来,从不重复历史、前辈、古人,更不重复自己。

中国美学上的“境”的创造,使得宇宙生命相互映发,天地之间澄明鲜亮。一切皆在流动,由画面涌向更辽远的世界,由具象的空间流向虚灵不昧的茫茫宇宙……陆永安的色彩与意境构成了中西合成的独特审美。

陆永安作品

留学法国,源于色彩

陆永安人生是传奇的,这种传奇的际遇都和绘画艺术有关。

1981年,因“画”再次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当时法国驻上海的一个总领事,特别喜欢画画,他看过我的画之后,鼓励我去学习西方油画。我对出国深造也很感兴趣,很早以前我就在思考,中国画有这么好的思想、意境,但是近300年来,我们的颜色早已跟不上西方的颜色了。这就是我要去寻找的。”陆永安说,“他很快帮我办了签证,我当时是跟一个学音乐的孩子一起去的,他觉得我们有这样专业的才能,才给我们提供这个机会的。所以我的机会源于我的画,一生都是这样。”

在法国,对陆永安产生重要影响的是赵无极。

赵无极,1948年赴法国留学,并定居法国。在绘画创作上,他以西方现代绘画的形式和绘画的色彩技巧、参与中国传统文化意蕴,创造了色彩变幻、笔触有力、富有韵律和光感的新的绘画空间。他被称为“西方现代抒情抽象派的代表”。

林风眠,是赵无极在中国学习时的老师,亦是陆永安的老师。

在去法国前,林风眠将一张字条交给陆永安,让他转交给赵无极,并让赵无极照料这位新到法国的学生。

字条虽小,情谊深重。“我到巴黎那天的印象非常深刻,我打的到赵无极的工作室门口,远远看到身著白大褂的他在那里等我,大衣上面有颜料。他看到字条,很感动,落泪了。异国他乡,我带去不仅仅是林老师的嘱托,更是国内诸多艺术家们的信息,山水相隔,遥遥无期,终有亲人相见。那天夜里,我们一直聊到凌晨三点多。从此,我除了学习,也承担了赵无极老师工作室的事务。这让我在陌生的巴黎有了落脚之地,开始了西方绘画的学习旅程。”

陆永安到巴黎的目的很明确:为中国画寻找新的色彩,将中国文化融入西方的文化,将中国的水墨画表现得更现代。画惯了水墨丹青的陆永安,开始充满想象地将更多的颜色运用到自己作品中,去表达,去创作,不断地超越自己颠覆自己颠覆想象的空间。

“在法国的画家中有荷兰的梵高、白俄罗斯的夏加尔、意大利的莫迪利安尼、西班牙的毕卡索和中国的赵无极,他们都身在法国,既找到了西方绘画主体形式(油画)的视觉审美,又从自己文化母体中提取了所需的一切,创造了独一无 的风格,融入了主流艺术,不仅为自己的国家赢得了荣誉,同时也谱写了法国和世界的绘画史。”陆永安说。

在陆永安看来,同样是受到法国油画形式的影响,但是他与赵无极最大的不同在于,他有非常中国的底蕴,且早已定型。多年以后,陆永安把油画提炼到了一个新的阶段,得到了业界的广泛认可,很多人为他的作品色彩所震撼,称他为“色彩大师”,称他驾驭色彩能力比法国人还要法国人。

陆永安已经找到了他去法国想要的色彩,他的中国文化及艺术底蕴没变,并成功地将西方色彩结合了起来,形成一种全新的艺术效果。

从“水墨音乐画系列”到“向大师致敬系列”,再到如今的“梦想的力量系列”,陆永安用自己中国式的意境和法国式的色彩,创造了一幅幅令人震撼的艺术画卷,这使得他在法国乃至欧洲的知名度不断攀升。

陆永安作品

为归来,享誉法国再出发

人的悟性、灵性、天赋,是艺术家的必要条件,但勤奋和谦逊踏实的作风,更会加快成功的速度,不仅如此,陆永安还有着非常智慧的头脑、丰瞻的文化学养。

1983年,在赵无极的提议下,巴黎十六区欧洲国际文化机构首次为一位年轻的东方画家举办了个人画展。当《陆永安贝多芬交响曲水墨展》个展推出,法国艺术评论界及观众深深被这位东方的年轻画家折服,同年,陆永安受邀加入法国艺术家协会。

1984年,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美术丛刊》,第27期开设的“老、中、青三代艺术家”专题介绍了张大千、赵无极、陆永安的绘画成就,同时刊登了他们的水墨作品:张大千作品28幅,赵无极作品8幅,陆永安作品8幅。

自此,这个来自上海的年轻画家,真正被法国巴黎的艺术圈所接受。

成就一个好的艺术家,有时候天赋与勤奋还不够。人们之所以能够在当代看到梵高画作中那“灿烂”的想象和艺术成就,除了他个人的天赋和努力,还有他的家人和朋友的支持,他弟弟的支持,他牙医朋友的支持。

没有物质和精神的支持,一个画家的艺术之路,会十分艰辛 陆永安很早就明白这一点。

1983年,一万元还不是一个小数目,在那个年代,陆永安的一幅音乐水墨画,卖出了一万元的价格,这让他颇具成就感,也让他进入了一个大量创作的时期。

“赵无极说我打破了太多法国的记录,是第一个被公认的用音乐画水墨的画家,第一个拥有100万法郎的画家。”陆永安说,“画家要解决吃饭的问题,如果没有饭吃,那你就是一个没有自由的画家。但是艺术是一件需要认真的投入的事情,你的作品是要留下来的,所以,当我经济自由的时候,我停止了卖画为生的方式。”

接下来的数十年,陆永安专注于艺术的实践和生活的积累,并用“走遍全世界”的方式去实现。“我和我的夫人,创办了自己品牌的时尚服装公司,并取得了一定成绩之后,便开启了这场‘长途旅行’,我们走遍了中国和海内外知名的美术馆和博物馆,去参观学习,考察当地的民风民俗,汲取当地的艺术生活和艺术色彩。有时候,我们会在一个地方一待就是几个月,充分地融入当地的环境,体味当地的文化。”

好的艺术就是一种文化与另外一种文化的相撞。“每一个文化都是和另外的文化在对话之后,才能获得真正的变化和超越,这就是我旅法三十五年以来在绘画创作上的探索和实践。”陆永安说。

“当你有了视野、又经历了岁月的沉淀,有了自己的人生感悟,就滋生了情感表达的欲望,那么你的思想和情怀就会自然真诚地流露、宣泄在作品之中。”

全世界的行走最终丰富了他的艺术创作。

2012年,他的作品先后参加了2012年的巴黎大皇宫首都“比较展”;2013年油画作品代表法国联合国艺术协会的参议院对话联展,作品获得参议院议长的特别赞扬;2013年参加巴黎大皇宫首都艺术展纸水展……这几次展览让他再次回到众人视线,只是这次,他不再是当时初出茅庐的那位年轻画家,旅法34年,他成为炙手可热的当代华裔画家。

“陆永安的作品诞生于一种自觉和非自觉的双重介入,因其成就而出类拔萃,他的作品是独一无二的、永恒的。”法国知名艺术评论家、历史学家、记者莉迪亚路阿杭布给出这样高度的评价。

陆永安作品

在中国,不仅是技艺传承

中国美学上的“境”的创造,使得宇宙生命相互映发,天地之间澄明鲜亮。一切皆在流动,由画面涌向更辽远的世界,由具象的空间流向虚灵不昧的茫茫宇宙……陆永安的色彩与意境构成了中西合成的独特审美。看似随意的线条实则是用心安排,看似随意的泼墨,其实早已布好格局,这是艺术成熟的技巧,更是内心沉淀的心境。

这些,是他从他的那些长辈身上传承而来的,不仅仅是技术,更是品格,如此,才能真正成就艺术的成就,才能抵达艺术之境界。

“我觉得这些老先生们喜欢跟我在一起,喜欢跟我聊,不仅仅是因为我好学上进,最重要的是他觉得这个孩子将来可能会把自己的精神传下去。老一代艺术家的技艺、做人品格深深影响着我,这是最重要的。”陆永安说。

绘画技术上,这些长辈和老师给了他许多经验,“我欣赏潘天寿,他遒劲一笔甩在纸上,便是一幅画作,一重境界,大美大气。”

“我也很喜欢傅抱石,他的作品有很多外来的东西,但是融合的非常好。他懂得融合外来东西的同时,不丢掉了自己最重要的东西,坚持自我,汲取精华,我与他的艺术理念不谋而合。”

“南方山水看陆俨少,北方山水看李可染。李可染常常坐船下长江写生,真正实践了‘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格局自然大气。”

“画如其人”。刘海粟,在文化大革命经历了很多很多冲击,但他敢于面对,勇于担当,内心的强大让陆永安震撼。“他在文革期间经历过无数次批斗,但是他倔强不屈,所有的问题自己扛,是个内心强大,肯担当的老前辈。”

陆永安讲了件事。文革时期一个大冬天,刘海粟一大早站着挨批,一站就四个小时。中午时分,陆永安担心刘海粟是否回到家里,“我就跑他家里,他夫人告诉我,他去复兴公园画画去了。我马上又奔过去。”那天下着雪,室外气温零下五度,刘海粟在专注画作,对世间的一切完全不管不顾。我说,‘海老,早上的事……”他没抬头,淡淡回了句,‘演戏,我刚演完。’”

刘海粟这样的老师让年轻的陆永安明白,好的艺术家,内心深处一定特别强大,再苦难的日子,只要拥有艺术,也都能以积极的心态去面对,生生不息。

凭借对这些长辈和老师们的缅怀,以及对他们作品风格的了解,陆永安创作出“向大师致敬系列”——李可染、齐白石、潘天寿、傅抱石、刘海粟、陆俨少、赵无极……这些在他艺术生命中曾经产生或巨大影响的长辈们,被他用新的艺术去记录。

这个系列的每一幅画作,都是一个关于他与老师之间的故事,通过他的笔触,甚至可以感受到老师的性格、他们之间的情感,看得到他内心深处因为思念产生的起起伏伏的波澜。

“20多岁时,我坐在这里,李苦禅坐在我对面,他讲他的情感,他的婚姻,讲自己唱京戏、跟齐白石磕头的细节,诚如父子或朋友,我们畅聊关于艺术关于人生关于社会。这远远超于师生关系。”这个系列的作品,基调是中国的,色彩是法国的,情怀确是他们所共有的,这些画作拥有巨大的价值,但这些长辈们和老师们传承给他的技艺和品格更是无价之宝。

在和大师们交往的过程中,除了汲取他们的艺术给养,最重要的是感触到他们人格与风骨,还有艺术家的生命信心。陆永安说他要传递给更多的后来者。

陆永安作品

归来故土,山水为境

旅法30多年,陆永安取得了无数的艺术成就,却直至如今才在中国进行首展,“我的一生,没有一幅作品是在历史上站不住脚的,这是我对自己做人做事的一个要求。但是我这么晚才拿出我的作品在中国首展,一方面是因为积淀到了一定程度,这包括社会的接受程度和社会的审美程度;另一方面是,我该向老一辈画家交一份答卷,将那些传承到的、以及我学到的、创作出来的作品公之于众,这是我的一份责任。”陆永安自信、有定力。

感叹于时光流逝,陆永安60岁以前还写过一份遗嘱,“人都是很脆弱的,今天不知道明天会怎样,我看过太多的遗憾。我将来的绘画三分之一捐给中国,三分之一捐给法国,三分之一留给孩子。这样处理我会特别心安。”

对中国,陆永安满怀深情,他把这次在中国的作品首展比如“出来”,虽然他已经在享誉法国艺术届的大画家。“我如今‘出来’的原因是因为我老爱做梦,原来半夜做梦醒来了就去画画,所以曾经有一个关于‘梦’的系列作品。”

现在年龄大了他就拿笔记下来,怕自己忘记。“我觉得我梦里有好多东西,因为我有太多的经历与那些老先生们在一起。赵无极去世后,我整整两个星期没有合过眼。他没走时,哪怕是老年痴呆症,没关系,总觉得还有机会同他讲话,但是他去世之后就永远没有机会了。赵无极去世后,我的脑子里面就像电影一样,所有他讲过的话,讨论的事情,我们经历过的往事,就在我脑子里面翻腾。对我触动最大。”

让他决定“出来”的,是因为其中的这个梦,“在一个楼上,我上楼打开门一看,一个很大的会议室,所有我认识的老先生全部坐在里面开会。然后他们说‘永安老弟来了’,那一刻我特别害羞,捂着脸就从楼梯上跑了下来。我醒了以后明白,如果我不‘出来’,我就没有办法向这些老师交卷。我会羞愧,将来我可能就回不到他们的身边。”

除此之外,他的好多朋友也鼓励他“出来”,“他们认为现在有太多糟糕的东西,你画了几十年的画不拿出来太可惜了。所以,是老先生们和现在的朋友给了我更大的推动力。”

今天,陆永安对艺术家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赵无极在华人中间的地位与在世界中间的地位不一样。华人特别自豪有这样一位‘大家’在世界的舞台上,但是世界没有给他一个同样的地位。为什么?他甚至没有在巴黎博物馆做过一次完整的个人展,也没有在中国有一个自己的美术馆。我觉得我‘出来’做展览,甚至以后做艺术家的美术馆,有我自己个人的因素,同时也想代表他们这一代艺术家还一个心愿。”

“红色养育了我,蓝色滋润了我,黑白启蒙了我。”

故土情深,陆永安认为,画家的地位,除了个人成就以外,民族的力量也很重要,“像我今天出来被尊重,有个人原因,但是更不要忘记,也是因为我们祖国强大了。”

陆永安作品

敬畏艺术,定位自己

“他呈现在我们面前的色彩空间,显然是从大自然中沉淀而出,是那样的丰饶而多彩,迎面就打动了我们。”与欧洲著名艺术权威史学家、艺术评论家让·吕克·沙吕木一样,我同样会被陆永安的作品打动。

不过,打动我的不仅仅是他的画作,更有陆永安对艺术的敬畏。

在法国的上流社会,华人社会里,陆永安是一个“怪人”,因为他从来不去“经营”自己的画作,见到他本人也很难。他对收藏者的要求十分严苛:第一,得读得懂他的画;第二,在文化艺术方面要有相当好的修为;第三,对社会要有贡献。

“两三年前,我有很多朋友想拿资本来经营我的画——进行拍卖、或包装炒作。我跟他们讲,我的故事不一样,不想走这条路,我就是中国近代绘画史上的一个故事,我所有的经历,我的作品会自然而然走进公众的视野、也一定会被认可,我不着急,哪怕大器晚成。”陆永安自信而坚持。

是否真正的艺术家、大家,时间会明证,历史会明证,陆永安他懂。

潜心多年,甚至参与法国的各种艺术展览都会把自己作品标注为“非卖品”,业界人说,收藏陆永安的作品就好像让他嫁女儿一样难。“我有很多的粉丝,但是我这种画画的方法、速度,不能满足所有人,我不仅仅面对的是中国的朋友,还有很多外国朋友。现在中国一些搞文化收藏的老板到巴黎去,一定要通过我朋友与我见面,我还没有答应。因为,我的时间有限,我要专注创作。”

面对收藏界的朋友,他认为,如果不能让对方收藏自己作品,要很直白地去拒绝。“有收藏家朋友,对我特别好,给我准备好了足够的资金,紧紧追随我两年,可我一幅作品都没给他,我觉得他的修为尚不够。我的作品要放在合适的地方,给读能懂它的人收藏;法国最有名的经纪人也要做我的东西,我不肯,因为他们完全是商业炒作;还有一种是金融界的朋友,他们认为,收藏我的作品就好像买股票——“潜力股”。我说,把画拿去锁在保险柜里,等我死了涨价,这让我心情特别不好,我肯定不会卖的。”

陆永安如此挑剔,是来自对艺术的虔诚与敬畏,更是明白自己的位置,“十几年以前,我与我夫人一起去法国的东方博物馆看一个旅法画家展,那里有近百年来最代表性的旅法画家的作品。我告诉她,‘我以后不在了,我的作品一定也会放在这里。’我特别明白自己将来在历史上的地位,因为我走的方向,走的路就是这样,只是时间问题。我不需要去跨越这个时间,我的艺术作品,将来一定是两个国家之间、东西方之间的一座桥梁。”

陆永安的艺术之路显得都十分清醒:年少时,他是那些老先生们眼中安静爱学的学生;成年时,他前往法国,为中国绘画寻找新的色彩与赋予新的意义,创造了个人的传奇;成名时,他急流勇退,用十余年时间或全世界游历或沉淀作画;花甲之年,他的艺术造诣更加成熟,自己也更加清醒冷静。

陆永安怀揣信仰,攀着这条艺术之路,从中国到法国,从水墨丹青到色彩大师。他回来了,携着艺术之果而来。于是,终于可以欣慰地走在那些老先生们生活过的地方,回眸年少时光,不愧恩师们曾经的教诲与厚爱。

半个世纪的艺术生涯,一程山水一程歌,归去来兮,时光流逝,而艺术的灵魂一直在这里,在中国。从上一代到这一代,从一个人到另一个人,循环激进,生生不息!

陆永安简介:

陆永安

陆永安(法文名Christian Lu),法藉华裔画家,法国无极国际文化艺术交流协会主席。1951年生于上海。自幼随沈子丞学中国绘画史、刘海粟学水墨、颜文梁学油画、林风眠学水粉、李咏森学水彩;同时周游拜访了各地的大家,有北京的李可染、吴作人、李苦禅、蒋兆和等,有金陵的钱松岩、魏紫熙、宋文治等,有嶺南的关山月、李雄才等。1981年在林风眠、刘海粟、颜文梁的推荐下来到巴黎赵无极工作室,从1982年至1989年担任赵无极助理。1981年至1983年从事水墨音乐画的创作。1983年3月,在巴黎欧洲国际文化艺术研究中心法国总部,首次为东方艺术家举办《陆永安贝多芬交响音乐水墨画展》,同年被载入《法国世界名人录》,加入法国艺术家协会。成名后,隐逸三十年,潜心研究创作意象油彩画。近年复出,2013年6月,代表联合国艺术家协会参加法国参议院举办的《对话展》,作品受到参议院议长等领袖们赞誉。2013至2015年,连续三年作品都以非卖品获邀参加巴黎大皇宫《比较展》后,受到学术界和国家领导人的高度赞誉。

陆永安作品

陆永安作品


陆永安作品

陆永安作品

(本文作者张舒娜:作家,资深媒体人,策展人)

编辑:王诗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