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艺术网   大河美术网   大河收藏   大河艺术家   加入大河艺术家    

二级页面广告条
美术快讯
◇ 艺考生不要错过!艺术类本科B段98所院校、A段5所院校征集志愿!今日18点截止 ◇ 关于组织开展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重新登记和会员资料上传的通知 ◇ 通知:河南籍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务必9月30日前登记上传会员资料
 当前位置:大河艺术网 > 河南美术界 > 河南美术界头条 >正文

老兵情怀

来源:河南日报  |  2020-08-28 11:20:36  |  选择字号:[ (大) (中) (小) ]


□张凌云


经过几场连续不断的雨水荡涤,豫北大地逐渐由盛夏的燥热步入初秋的凉爽。这些天,辉县城西南丰城村93岁的张勤合老人,每天清晨都会手抚闪亮的勋章一遍遍地擦拭,扳着指头数着天数,“抗战胜利日又要来了!”忆往昔峥嵘岁月,他禁不住心潮澎湃,感慨万千……


时光回溯到70多年前。上世纪40年代初,辉县遭受罕见旱灾,河水断流,土地龟裂,庄稼几乎颗粒无收。加上日伪军烧杀抢掠,民不聊生。1943年7月,又有飞蝗遮天蔽日袭来,庄稼、树叶、草茎……霎时被吃光啃净,农民饥肠辘辘,饿殍遍野。


艰难困苦的日子里,共产党八路军与老百姓患难与共,反奸霸分财产,发放救济粮,帮助群众度灾荒。16岁的张勤合听说八路军要在孔庄村把伪区长的财产分给老百姓,就和三个伙伴匆忙赶去。然而,由于粮食有限,没有办法分给其他村的群众。张勤合走到近前央求说:“八路军叔叔,分不到粮食不要紧,但俺跟着你们干,去打鬼子行不行啊?”


就这样,他们4人也没来得及和家人商量,就直接报名参加了八路军的部队——辉获独立营。


辉获独立营当时驻扎在豫晋两省交界处的薄壁镇与敌周旋,后改为八路军48团,并入到刘邓大军129师转战太行。张勤合胸脯上的伤痕,就是在太行山区打仗,日军的炮弹落在他身边爆炸后,迸溅的弹片穿进了左胸留下的……


抗日战争进入反攻阶段时,张勤合所在的部队奉命歼灭获嘉县的敌人。天刚蒙蒙亮,战士们就提前埋伏在道路两边的河沟里,等敌军从据点出来走到路中间时突然开枪,前面的皇协军被打死在路边沟里,剩下的敌军掉头就跑。在一个村庄,我军包围了敌人。后来,剩下的三个日本兵钻进了一个农户家里。张勤合和三个战士爬上泥棚房顶,掏出手榴弹丢了进去。


巨响过后,沉寂一片。张勤合他们以为敌人都被炸死了,可趁着烟雾冲了进去一看,却发现那三个日本兵蹲在墙角……“当时真想打死他们,但咱八路军有政策,不许虐待俘虏,我们拿枪指着日本兵的头,把他们押送到了后方。”张勤合老人说,随后48团在峪河镇召开了公审大会。听说俘虏了日本兵,群众人山人海,群情激愤,“大会上,我也受到了表扬,那真是扬眉吐气啊!”


抗战胜利后的1947年7月,张勤合跟随刘邓大军向南方挺进大别山,“从太行山到大别山上千里,我们都是一路步行,满身是汗,衣服都湿透了,双脚都跑肿了,布鞋都磨破了好几双!但当我们胜利登上大别山时,那个高兴劲儿啊,所有的疲劳都没了!”


1948年10月初,解放郑州战役打响。张勤合在攻城时,再次被敌人的炮弹击中,弹片刺进了他的右肋骨,鲜血直流,但他仍忍痛坚持战斗。“幸亏当时临近冬天,身上穿着棉衣棉裤,要不我可能就牺牲了。”


1949年,中原野战军改名为第二野战军后不久,打响了渡江战役。4月22日晚,张勤合随军坐船渡江,行至江心,突遇国民党军舰。敌舰发现我方渡江船队后,枪炮齐发。时任排长的张勤合一方面指挥船老大躲避敌人炮火,一方面指挥警卫船迅速组织火力还击。在枪林弹雨中,炮弹飞落江面溅起阵阵水花。突然间一块弹片迸进他的左腿,鲜血直流……战友们把他抬下船后,老百姓抬着担架一直步行40多公里,才把他安置下来,并给他一口口地喂饭……


南京解放后,张勤合又转战西南。不久,他因旧伤复发住进了医院。


抗美援朝时,仍在住院疗养的张勤合多次向上级申请上战场保家卫国,但上级看到他伤尚未痊愈,始终没有批准。1950年年底,张勤合复员返乡时,被评为甲级伤残。


此后,张勤合一直在家务农,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如同乡野一棵默默无闻的小草,他深藏功名,从不向任何人提起他以往的事迹。


硝烟弥漫的战争年代已悄然远逝,但老兵不老。经常,他会对人讲起他战争年代的故事,充满深情地说:“国家没有忘了咱啊。我活了九十多岁,每月还能领2000多元优抚金,与牺牲的战友比起来,真是太幸运了。”(插图/王伟宾)

编辑:王诗文
相关阅读